那远逝的曼妙红颜

 那远逝的曼妙红颜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品易安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“素月寄孤舟,只影随水流。家国破,一盏残酒,梧桐雨,点点愁。晚来登独楼,恨字锁眉头,黄花瘦,雁声断秋。”这样一首词道出了她——李清照生活的艰辛。不禁感慨,易安易安,何易而安啊?我多想回到北宋,陪她一起度过那曲折的岁月、、、、、、


天真矜持——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


  少女时代的她在一个初夏,踩着小碎步,来到那个书香飘逸的庭院,豆蔻年华的她,顾盼生姿,眉间自有一种风采。突见人影绰绰走进她的庭院,见自己衣冠不整,不禁心慌,未语脸先红。顾不得穿鞋,急急“和羞走,”头上的金钗落地,“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”啊,多么害羞的姑娘,我多想和她一起享受少女时代的天真和幸福,陪她一起写下《点降唇》,想着少年的她活泼又无忧无虑,我头望天高云淡处,雁过无痕。


温婉简约——兴尽晚回舟


  她流连在露浓花瘦的塘边,看尽塘中的绿肥红瘦。她泛舟湖上,误入藕花深处,浆声泠泠,惊起一滩鸥鹭,她双颊微红,双桨轻摇,向莲花更深处漫溯。我多想是他身边的朋友,陪她一起看那细水长流。


柔肠愁结——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


  多少次,她送夫千里;多少次,欲说还休。花自飘零水自流的黯然神伤,有谁会知?载不动的许多愁,有谁分担?她面对与赵明诚的离别彻夜难眠,愁苦的滋味、侵袭心绪。那些云中的锦书,那些红红的烛花,那些黄昏的秋千,那些残蕊的余香,都是她风里雨里的牵挂。身为女子,何不想与丈夫朝夕相对,比翼双飞?无奈不如意事太多太繁,红颜渐老的易安,多少次坐在凄清的庭院,失望在人比黄花瘦的伤感。我多想握住她的手,帮她拭去忧伤,帮他找回快乐,体会她的痛,她的无奈,做她身边的挚友。轻叹过眼烟云兮,永恒的梦。


  心中的易安渐行渐远,我想留住这位从宋朝走来的曼妙红颜,但这是徒劳的,聊作此篇,以纪念我心中的李易安,纪念远逝的词魂。我想和她站在那高山之巅,吹着北宋的清风,看花开花落,云卷云舒、、、、、、